溫育青

常務副會長

溫育青:長江商學院高級工商管理碩士。第十屆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委員,廣東省青年聯合會常委,深圳市人大代表,廣東省客家商會常務副會長,大百匯實業集團有限公司總裁,五葉神品牌集團董事長。

當普陀山普濟寺里雍正帝的石碑必須蓋上“毛主席萬歲”的紅布才能保全的時代,梅江兩岸的深山古樹卻只需插三枝香,便無人敢伐。這個為正義、為家國、為取之有道而敢于拋頭顱、灑熱血,敢于選擇漂泊和浪跡天涯的民系,這個在政、軍、學、商界出了一系列偉人的民系,始終秉承“敬畏感恩,吃苦耐勞”的精神氣質,將“重商崇教、實業興邦、致仕濟民”的信念牢牢刻入我們客家人腦海之中。
我們要正視歷史的激進與斷層,把傳承視作一種艱難的復興,不憑一己之力,也不求一蹴而就,這必須付出幾代人堅定的努力。今天我們相聚為什么?客商的未來怎么走?對于客商的歷史與輝煌,我們心懷感恩和謙卑,我們必須去思考如何走路,思考今天我們相聚的意義:我們這一代人,也許難以完全承上,但愿我們的一些行動,可以給繼往者一些啟發。 

一個人走,會走得更快;一群人走,將走得更遠。

“客商”兩個字,在我們心中,是一個珍貴的價值符號,鐫刻著深厚歷史年輪,蘊藏著無限榮光與夢想。我們中的每一個個體,都帶著各自的親朋或族群,走了很長的路,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在不同的領域迅速發展,今天我們因這個符號聚會在一起,是緣分,更是責任。
我們有各自的積淀和資源,我們有各自的成就和價值,但我們更有無限的未知和夢想,所以我們選擇匯聚,并且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:匯聚之后,在更廣闊視野中,在更多能量的聚合下,我們必將走得更穩,走得更遠。

客家大家,四海一家。

帶著客家祖輩傳承的精神和信仰,客家人走了出去——贛閩粵、四川、湖南、臺灣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、泰國、菲律賓……客商遍布世界各地;張九齡、文天祥、洪秀全、孫中山、朱德、葉劍英、黃遵憲、林風眠、張弼士……我們為彼此的名字和成績驕傲,與其說這是一種族系的團結,不如說我們本來就更容易認同和我們一樣的人,無論走到哪里,都逃不過這個“血濃于水”的事實。
坦白說,作為商會,我們還有許多需要發展和努力的地方,我們的進程不是最快的,但相信我們對此有共識:把根扎穩,踏踏實實地發展,根系壯實,生長只需時日。

“企業家”三個字,不是我們的身份,而是目標。

“企業家”這個名頭,從來都是因高度認同而授予的,不是自己取的。“企業家”是一個大詞,要經歷漫長的修煉,也許終其一生。“企業家”是一個目標,也是對行世一生的評定,但更多企業人一輩子也不敢自詡企業家。
即便企業做得不錯,我們和企業家之間的差距,也如同“專家”和“大家”之間的區別。何況對于做企業來說,我們已是專家了嗎?至少我望塵莫及,要做得專業,我認為首先是守好一顆踏實做企業的心,不斷學習、實踐和沉淀,也許到你我老的時候,我們才終于可以說:我們心中有那么一份家國情懷和企業情懷。

為信仰而勞動。

首先,我們都不能回避這是個信仰缺失的年代,不但是信仰,甚至缺少信任。對此,每一個人有責任,每一個人也都有重建的義務。我們都在為各自心中的目標而奮斗,也已經取得了一些成績,然而如果只為了可以量化的目標和眼前的利益,我們未來一定是有限的。
今天我們在這里相聚,我們付出了巨大的信任成本,且將此作為我們人生中一個階段信仰,相信我們想得到的不僅僅是認同,而是比認同更難得的東西——真誠對話。我們懷揣信仰去說每一句話,去做每一件事,對待每一個人,我們的每一份努力才有價值,我們相聚在這里才有意義。

文化的意義,在于文而化之。

“文”的東西,古往今來,博大精深,是我們一輩子也學不完。但我們學習和傳播文化的意義是什么?就是“化”, 就是學以致用,把文化轉換成五覺(視、聽、嗅、味、觸)獨立又互補的立體化符號,這符號既有商品物質的實用價值與體驗,又有精神層面的永恒魅力與光輝。
做一個品牌,必須要把想要傳達的文化價值,由內而外,透徹到每一處細節的表達,讓品牌信息通過各種感官的刺激與接受,傳遞到腦海里,進而植入心底為人所悟,這就是 “文而化之”的力量和價值。

我們占用多少資源,就理應承擔多少責任。

人們常說,慈善事業不是靠某個人或某些人的力量,慈善也不是有錢人的專利,但我們堅持一個觀點:占用多少資源,就該承擔多少責任。我們這里每個人占用社會平均資源的百千萬倍,與之相應的責任呢?對家人、對企業、對每一個員工的責任,對家鄉、對社會、對全人類的責任,這兩組責任沒有輕重,但如何分配你的財富是一種智慧,可能對于我們來說,這種分配往往比賺錢要難,不但要用心,還要用良心。如何讓有限的財富變成無限的價值,讓財富本身具有生命力和成長可能,這是我們要去思考的問題。

緣至客家即為家。

客家從來包容。這一點,無論你是不是客家人,相信都會贊同,但我要說的是:這份包容要起于感恩,起于認同??蛻袒峋皇欽嬋兆刺?,不是一個客家人或者為商者的圈子,而是一種開放式生長的平臺,我們堅持對的價值觀,堅持有價值的活動,堅持積極推動社會和人類的發展,在實現這些目標的過程中,我們需要不同的聲音,我們不能回避競爭,但我們可以選擇合作,與彼此認同者的真誠合作。

立意高遠,符合未來與當下。

6月14日,本人在商會20幾個會長的聚會上,說了以上這幾個觀點,當場被推舉為《客商》雜志主編,我沒當過主編,也不擅長寫作,但樂于和各位分享我的觀點;我不欣賞閉門造車,在十幾年打造五葉神、厚工坊、阿里山等品牌的磨練中,我一直喜歡爭論與碰撞,我一直堅信,他山之石可以攻玉。
說到會刊的定位,一定要助力商會的發展。辦會刊,如果去做采訪和登廣告,那就成了一個無足輕重的小生意;如果滿是歷史的光輝與名錄,那也便成了一紙只屬于過去的功勞簿。我堅信這不是我們要的,我們要清楚客商會的價值在哪里?什么可以指導客商會的發展?我們要做的是共同解讀和學習,共同探索和發展。因此,對于會刊的定位,我們堅持:立意高遠,符合未來與當下。
卷首語,長了些。但較之我們腳下的路,想說、該說和要我們一起來說、來走的,只會更多,更多……